By -迈娘

作为新兴的科技大国,中国在大数据领域发展迅速。目前大数据发展已经成为受到党中央高度重视的国家战略。2017年12月8日,中央举行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的第二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会议就国家大数据战略实施提出了重要的观点,强调要“审时度势、精心谋划、超前布局、力争主动”“推进数据资源整合和开放共享”,为研究与制定“一带一路”大数据战略提供了理论指导。

“一带一路”建设需要大数据的支持,似乎已经成为共识。一些“一带一路”大数据的门户网站或专业网站也纷纷出现;有关“一带一路”安全投资指数或国家治理指数的概念也相继推出。这些发展充实和丰富了“一带一路”大数据战略的内涵,促进“一带一路”决策系统的科学性与实践性。然而,地理空间概念似乎没有完全被整合到“一带一路”大数据的决策系统之中。决策者与大数据之间存在最后一公里的现象,即“一带一路”大数据采集的准备工作比较充分,但无法及时将有用的数据推送到决策者面前,协助其做出正确的决策。究其原因,是因为目前尚未研发成功具有直观性、空间性和即时性等属性的“一带一路”大数据决策系统,这正是未来应当努力的方向。

地理空间认知的重要作用

长期以来,人类对自然与社会的认知建立在两维基础上:时间维度与空间维度。因此,我们在研究国际关系和制定对外战略时必然遵从两维认知规律,既要回溯历史镜像,研究大国兴衰规律;也要俯瞰全球景象,分析地理空间与外交战略之间的关系。古今中外大战略家们无不重视地理空间认知在政治经济和治国方略中的重要作用。他们的理论尽管各有千秋,但贯穿的共同主线就是地理空间认知对其研究的指导作用,这一点迄今仍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一带一路”倡议本身就是对传统地理空间认知的重大突破,它建立了一种新的地理空间认知体系。充分认识这个新的地理空间体系,对于“一带一路”建设具有不可或缺的指导意义。一般而言,按照行政属性划分,世界可以划成亚洲、欧洲、美洲、非洲和大洋洲。按照地理属性划分,又可以分为海洋国家、大陆国家和半岛国家。历史上诸大国根据这些属性制定对外战略,各领风骚数百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在地理空间布局上有其独特性。它兼顾海洋与陆地的地理形态,以欧亚大陆为主要地理板块,以穿越欧亚大陆的古代丝绸之路为地理主轴,形成了一个以发展中国家为主要群体的新兴地缘政治板块。它不是世界地理的大发现,而是中国地理空间认知的一次大发现,其灵感源自于古代丝绸之路。具体而言,“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是客观存在的,它的自然地理和地缘政治的传统属性没有改变,改变的是中国建立一种新的认知,一种新的联系。中国的参与赋予“一带一路”沿线地区一种新时代的意义。

然而对于中国来说,“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着不同的政策环境。首先“一带一路”在地理空间上跨度很大,沿线国家分布在不同的地理区域,包括亚洲、欧洲等地区,也包括非洲、大洋洲等地区。这些地区与国家差异性很大,不仅地理属性不同,更有政治文化差异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要将如此庞杂的国家群体整合到一个统一的建设方案,没有正确的思维方式与科学的决策方法几乎是不可能的。

以计算机技术为核心的现代信息技术发展,带动了地理空间认知技术基础的巨大变革。地理信息技术、全球定位、遥感技术、数字地球、互联网、大数据、移动技术、人工智能、城市模拟、人脸识别等一批先进技术,极大地提升了人类地理空间的认知能力,这无疑给“一带一路”地理空间认知以及建设方案的拟订带来巨大的便利。

大数据治下的地理信息系统技术增长

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直接催生了地理信息系统(GIS)的问世。地理信息系统是运用计算机信息技术对地理空间数据进行处理的技术,其功能在于根据客户需求,提供查询、分析和预测等功能。它的特点在于,地球上任何发生的事件都可以在GIS上以图像的方式呈现,从而为使用者带来强烈的视觉效果。同时,地理信息系统上的图像又有地理数据支持,具有实时性和精确性。GIS集成了众多技术,经历了一个历史发展过程。

早期GIS受到信息技术的限制,基本上按照当时计算机技术的水平而设计,因此它处理的空间比较狭隘,数据的储存与运算能力比较低下,处理的数据格式也比较单一,因此当时GIS数据主要针对静态的建筑物和地理目标,对于动态的交通工具和人体运动尚无能力处理。然而最近20年,信息技术发展突飞猛进,其中比较突出的特征就是GIS可以与其他信息技术融合一体,极大地丰富了GIS的内涵,提升了它对地理数据的处理能力,因而可以满足各式各样的人类决策需求。

现代信息技术对于地理信息系统的应用性具有惊人提升作用。第一是外层空间技术。一个是全球定位系统(GPS);另一个是卫星遥感技术。GPS是通过太空运行的一组卫星对地球进行全方位、全天候、全时段和高精度的定位,为地面机构和人员提供三维位置、速度和精确定时的导航信息。遥感技术也是GIS十分依赖的技术。它与GPS的共同点就是利用太空运行的卫星,对地球表面物体进行远距离、无接触的探测和监视。对于用户来说,遥感技术的直接用处就是能够获取任何地理空间的影像数据。

第二是数字网络技术。地球空间卫星遥感技术的发展为GIS赋予了太空之眼,任何地面信息一览无遗。与此同时,地球经历着数字化和网络化的革命。数据流量的通道越来越宽,数据流通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第三是大数据技术。人类发展进入了大数据时代,这一点基本上毋庸置疑。大数据时代是人类信息技术发展到高级阶段的结果,包括存储技术、运算速度、移动技术、传感技术、网络带宽和物联网技术等。地球的数字化使得数据呈几何级数增长。自然界变化以及人类活动所产生的影像、音频和文字数据,都被记录下来并可储存起来。而互联网络以及大数据分布式工作方式使得人类有能力处理这些海量数据。

第四是人工智能技术。在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屡屡展现风采。对于GIS来说,人工智能的强势不在于它能战胜世界上所有顶尖围棋高手,而在于它的人脸识别技术与音频识别技术。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改写了大数据时代的思维规则,即由于大量类似图像、视频和音频等非结构性的存在,人们处理数据不必追求精确性,人工智能技术把非结构化数据重新变成可以像文本那样处理的结构化数据,从而在实践中显示巨大的实用性。

上述四项技术深刻影响了GIS的发展,使其从一个简单的、基于地理空间的信息咨询系统转化成高级的、善于处理地理空间数据并能满足决策者各种需求的智能系统。在大数据时代,没有哪种技术像GIS那样,在决策者与大数据为核心的各种高技术之间搭建合适的平台和提供易于操作的界面。决策者由于视阈有限、时空有限、思维有限,不可能成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超人。他需要如此良好的决策体验:在办公室里,静静地看着电子屏幕。在专家团队的辅助下,基于GIS的电子屏幕不断传送决策者所需要的信息,甚至具体到某个工程项目的财政决算,或某个重要政治人物的活动踪迹。


上一篇:《汨罗市地理国情地图集》出版发行,亮出汨罗地理国情“家底”
下一篇:文综269分北大学姐:做到这三点,搞定地理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