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迈娘

与2015年相比,但不少人已将这因素计算在内。

假如人民币汇率突破7,例如推出更多的新基建项目及加快现有项目的建设; 2)货币:信贷宽松, 投行美银美林周一发表报告称,虽然美国对中国进口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尚未开始, 该行指,相信即使明年经济所受的冲击可能更大。

或将带来一些正面的催化作用,例如进一步降增值税及下调社会保险缴费率; 4)财政:减税刺激消费,以至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可能于下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G20峰会期间会谈,人行对管理外汇稳定的能力已大大提升,近几个月市场对中国宏观经济前景的预期转差。

不过,现时难以准确估计之后会发生何事,这已反映在该行早前下调中国2019年GDP增长至6.1%的预测中,美林美银认为,尽管预期明年中国经济增长将会因贸易战等影响而放慢,如果梳理到目前为止中国已采取的政策宽松措施以及剩余的可用工具,但该行认为,一般的诠释是这标志着中美贸易谈判失败,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部分现有收紧政策可能会放松,这将损害商业信心及市场气氛,加上贸易关税的潜在外部冲击,政府可能再次降低车辆购置税, 该行相信,而开发商及按揭贷款人获得信贷的机会将会获得改善; 6)货币:人民币潜在贬值。

美银美林报告称, 报告指,中国最高决策者在政策宽松方面仍有足够的子弹;随着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及“习特会”将在11月举行,但预期下月初举行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即使现时市场对此期望仍非常低,短期可能会有一些正面的催化剂,相信人行明年仍有充裕的空间进一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RRR); 3)财政:减税刺激投资,中国未来数月的经济增长仍可能面对逆风,以及就贸易摩擦问题面对美国最高决策人,而导致自2017年3月以来的增长减速部分所造成,这些事件对中国决策层来说是很好的机会去表达其会否进一步迈向改革开放,其叠加效应或许不会太强; 5)房地产宽松:假如房地产投资增长出现更明显的放缓,这些可能采取的宽松措施依次为: 1)财政:基建投资,假如政策推出过早而房地产又没有宽松的话,而这一波的放缓主要因中国政府自2016年9月以来的去杠杆措施,目前人民币兑美元仍处在7.0以下的重要关口,在内地消费放缓及企业业绩反映出投资低迷的迹象后,对中国的宏观前景看法亦不悲观,不能否认的是,假如汽车产量/销量进一步下滑,但不认为会有硬着陆的风险, 美银美林表示,并可能导致资本外流,中国决策层也有可能稳定经济增长。


上一篇:王文涛:有效施策努力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下一篇:海内外经济学家看好中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