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迈娘

【官方接连发声民营经济不会离场:民营企业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9月16日举行的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表示,要完善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制度,国有企业的财产权不可侵犯,民营企业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废除对民营企业歧视性的法律政策和监管。

  9月16日举行的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表示,要完善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制度,国有企业的财产权不可侵犯,民营企业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废除对民营企业歧视性的法律政策和监管。

  杨伟民认为,产权制度改革和市场化改革必须同步才能有效,产权明晰了,资源才能流动起来,才有交易市场,市场才能够决定资源配置。

  “要素市场化改革就是要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使市场在要素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改革的主要任务有一是深化市场制度改革,深化市场准入改革,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各种规定和做法。”杨伟民说。

  近日,一篇网文称“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提出民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等观点,引来大量的批驳声音。《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经济参考报》等多家媒体纷纷发声,予以反驳,明确了国家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继续发展民营经济的坚决态度。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踏踏实实把民营经济办得更好》,评论认为,国家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是明确的、一贯的,而且是不断深化的,不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更不是过河拆桥式的策略性利用。

  上述文章称,民营经济创造了我国60%以上GDP,缴纳了50%以上的税收,贡献了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开发,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民营经济不是处于协助的附庸地位,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

  《经济日报》刊发了题为《对“私营经济离场论”这类蛊惑人心的奇葩论调应高度警惕——“两个毫不动摇”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的文章。文章指出,今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人民生活已从短缺走向充裕、从贫困走向小康。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无从得出要对非公有制经济“卸磨杀驴”、以公有制取代非公有制的方式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荒谬结论。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坚持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党中央对“两个毫不动摇”方针的再次重申,引导和激励着广大民营企业家在新时代作出新贡献。

  作为民营企业的万向集团创建于1969年,从鲁冠球以4000元资金在钱塘江畔创办农机修配厂开始,以年均递增25.89%的速度,发展成为营收超千亿、利润过百亿的现代化跨国企业集团,被誉为“中国企业常青树”。万向集团与国企合作开始时间早,并且有不少成功案例。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万向就与中国汽车投资公司有紧密合作。股份制改造之后,又吸收中汽投等国有企业为万向钱潮股东,这些年来,不仅在产业上发挥了协同效应,而且为合作伙伴提供了可观的财务收益。此外,万向还是广汽集团、中色股份的股东,彼此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关于‘国进民退’的问题,我们创始人鲁冠球生前曾有很深入的思考和认识,我非常认同。”鲁冠球之子,万向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鲁伟鼎曾对第一财经表示,不论上世纪末的“国退民进”,还是后来所谓“国进民退”,其实都是伪命题。实质是需求决定形式,能力决定形式。

  鲁伟鼎表示,所谓“国进民退”,其实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是优胜劣汰,存在的是科学发展。所以,民企要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央提出的“两个毫不动摇”。“作为民企,不要抱怨,而是应该苦练内功,强大自己。”

  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光胜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表示,两个“毫不动摇”可谓给广大民营企业家吃了“定心丸”,发了“护身符”;民企和国企都是“共和国的儿子”,而且都是“亲儿子”。

  第一财经注意到,8月16日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的汇报,要求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和“两个毫不动摇”,一是下更大力气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重点领域的门槛。聚焦补短板、扩内需、稳就业,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方面,向民间资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对第一财经表示,促进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是坚持基本经济制度的需要,也是稳增长和调结构的需要。另外,鼓励民间投资进入以前进入较少的领域,比如说养老和医疗。

  杨伟民表示,如果我们过于纠缠于公有制还是私有制,那么国有企业改革和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就无法深入下去。但是如果放在产权制度的视野里边,则可以在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的条件下,大踏步地推进国有企业、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带来新的改革红利和发展的红利。

  关于下一步改革的主要任务,杨伟民表示,完善科技创新产权制度,允许科研人员拥有其应该拥有的科研成果的产权;完善农村土地产权制度;完善自然资源的产权制度,明确全民所有自然资源的产权人;完善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完善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制度。

  他还指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科研人员可以自主决定科研成果转化的体制。深化价格改革,加快放开土地、资金、房地产、电力、石油、天然气等的价格。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对国企、民企、外企实行同等程度的监管。


上一篇:福州谋划建设区块链经济综合实验区
下一篇:“2018豫台经济文化交流展示”启动 再现30年合作历程